一个令人深思的案子

编辑: 虞国华律师 日期: 2014-04-25 11:11:18 人气: - 评论: 5

七年来,我办理过许多案子,几乎各种千奇百怪的案子都有接触过,但唯独这个案子是让我悄然泪下的案子。

   我的当事人是一个40岁的男子,姓马(为当事人保密故隐去真实姓名),但他看上去比较出少。马某第一次来时是和一女子同来,女子姓刘,看上去两人挺配,女子长的还算可以。马某让我为他办理一起离婚案件,他和他原配老婆离婚,这样他可以和姓刘的女子在一起。

   说实话,这样的案子我见多了,百分之八十的离婚案件都市有外遇而产生。但马某说他和刘某在一起是被刘某的老公和他自己的老婆逼的,以前他们俩之间并没有不正当关系,却因刘某的老公无端猜测,众口镀金,没有也成有了,两家打来打去,最后马某和刘某被逼上“梁山”。

我接受了马某的委托,开始立案,马某的结发妻子许某是安徽人,因第一次送达我未与许某见面。经过多方努力,许某终于联系上了,许某同他哥哥(50岁左右)坐了一天的火车一同前来,我们约在第二天在乡下法庭进行了调解,马某因怕被打坚决没有前往。

第二天我赶到乡下法庭,见到了许某,许某明显比马某出老,带着三个女儿,还有他哥哥几人早早地到了法庭。许某和她的三个女儿的样子让我很震惊,她穿的和乞丐没有什么差别,徐某说她和马某的感情一直很好,她不想离婚,一边说一边哭,又自言自语的说;“老公你回来吧,我错了,你原谅我吧,我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怎么过,我去死算了“。他的大女儿十二岁也默默的流眼泪,他哥哥在一旁一口接一口的猛抽烟。我和法官都不知如何做调解工作,许某说她已经几天没吃饭,接到我们的电话她当时就昏过去了,她老公走了快两年了,她一个人在家带着小孩有病没钱治,因为刚生育又不能种田,这些日子她是有一顿无一顿,孩子要打预防针她就下跪问人家讨钱给孩子打针,三年来她没买一件衣服,她患了子宫肌瘤也没钱去医院医治,去年马某的爸爸去世,马某也没回家,马某的爸爸之际交代许某不要走,这里就是她的家,让她好好养大三个小孩,马某爸爸去世后,她经常去马某爸爸的坟前哭,最后因为生计才不得已回到了安徽娘家。

   法官听了后说;糟糠之妻不可欺 。我的良心也在谴责自己,逼这样可怜的人离婚真不道德。十点半左右,许某哭着哭着突然上气不接下气,手捂着胸口“哎呦,哎呦”的叫喊着,看来是有点像心脏病,我们帮着许某的哥哥把她背下楼,用我的车子将许某送往医院,她的三个孩子都下吓哭了。

   法官问我这个案子撤诉算了,我说我不会撤诉的,但我回去会和马某解除代理关系。

   回来的路上,许某那憔悴和苍老的样子总浮现在我眼前还有那三个孩子,我不想去指责谁,我知道谁都有难处,这个案子没有赢者。马某也和我说过很久。我知道他不可能回来,只是许某,让我一辈子无法忘记。人的一生很短暂,对于女人来说她只想找个依靠度过一生,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,那她真的很可怜。我们男人,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奉劝男生,照顾家人、忍受委屈是我们的义务。 


相关内容

发表评论
更多 网友评论5 条评论)
MM (127.255.255.*) 2014-05-01 07:57:28
律师挺帅的!
MM (127.255.255.*) 2014-05-01 07:57:20
律师挺帅的!
MM (127.255.255.*) 2014-05-01 07:57:19
律师挺帅的!
亮眼 (127.255.255.*) 2014-05-01 07:56:11
景仰啊!
亮眼 (127.255.255.*) 2014-05-01 07:56:05
景仰啊!
更多评论

Copyright © 虞国华律师-鄱阳律师-江西省鄱阳县律师

网站建设:淘折网 QQ:505185320 赣ICP备18002551号